岐黄之术,大医之风 —— 老中医薛应中谈中西药合用之弊

2024-07-10 09:56   来源: 互联网

中药和西药是现在医学治疗疾病的主要药物,合理用药对提高治疗效果具有重要意义。不少患者在服用中药的同时私下加用西药,希望能达到更好的治疗效果。而老中医薛应中在不同的场合,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中药西药之间联用,有不少禁忌。

因为西医有一个专名词叫“药效拮抗”;揭示了药物间相互作用的复杂性,意味着中西药的联用不可以随意进行。年初时,薛应中先生遇到有位患者退烧心急,征求他的意见,说家里人坚持要开点西药,出于家庭和谐的考虑,先生还是建议她,如果要吃西药,就适量服用,特别是考虑到孩子肝功能较弱,先生曾亲眼见过因服用西药导致急性爆发性肝损伤的案例,真是得不偿失。这位患者还算明智,至少她把问题坦诚地告诉了医者,征求医者的意见。而有些患者,却私下服用西药,丝毫不与中医师沟通。好的中医都非常清楚自己开的药的程度与药效,温凉寒热哪一性,升降浮沉哪一点,酸甘苦辛咸哪一味,对于剂量的把控是有反复考量的。但是瞒着中医师私下服用西药,就会产生一笔糊涂账,中医师在观察了解患者服药反应时,会心生疑惑,不知究竟是在哪一病程中发生了意外变化,起到了相反效果,其辩证思路受到极大的干扰。他会考虑很多因素,唯独没有想到,这是患者私下偷偷加服西药所致。

中西药合用的警示与反思

先生从医几十年,对于中西药同时服用的患者,对他们的想法其实是很清楚的。一是自以为这样可以加强疗效,效果会更加显著;二是对中药缺乏信任,内心里有冲突有矛盾。这种墙头草的思维是很可悲很害人的。他们不明白的是,中西药联用,体现的就是中西医结合的错误思路。药效绝不会机械相加,药味绝不可能简便重叠。西药之间,西药和食物之间,中药之间都有配伍禁忌。西医的适应症部分,一般用“功能主治”来描述,而中医自古就是“当用相须、相使者良,勿用相恶、相反者,若有毒宜制,可用相畏、相杀者,不尔,勿合用也”的思路,两种不同的药学理论没有转换性。把鱼绑在鸟身上,它是没办法做到既能飞天,又能下水的。两者盲目不合理的结合,很容易促使药物产生毒副作用,增加患者用药后出现不良反应的风险,严重者会引起医疗事故。

中草药是草本植物,对人体的五脏六腑既便有影响也可以很快正常代谢掉。毕竟,中药经过了2000多年、亿万病人、千秋百代的应用检验。而能够使用超过一百年的西药有几种?仅仅近10年内,西药药物导致的白血病、癌症达到数百万人,其中大多数已经死亡。西药是现代化学合成物,有时会有些表面效果,但是不容易代谢,对于五脏六腑的影响日积月累才会显现。其毒副作用是人体一时无法识别的,是无法逆转的,常常把一种病治成另一种病甚至多种病。

而所谓的毒副作用,说白了,其实就是致病!请大家每次服用西药前把说明书打开细心看一看,大多会看到一句说明:肝肾功能不全者慎用。这其实就很说明问题了。几乎所有的西药都伤害肾脏。还有肥胖、糖尿病、高血压和癌症等众多严重疾病,根子也多在服用西药。所谓的阿兹海默症,和正常的年老失智完全不同,就是服用西药的结果,这是西方医学界自己承认的。很多患者不理解先生对西药的反感为何如此之深,认为“西药也是药,也是治病救人”。先生从年轻时代开始从医,亲眼见过多少小儿聋哑、四环素牙、肾衰竭、尿毒症、肝坏死,这些统统都是西药造成的不可逆之损伤。西药的毒副作用,严重性超过原发疾病,造成气血亏损,免疫力低下,患癌的人数也大大增加。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大量医学专家公认的事实了。据世界卫生组织近年来的统计报道,在临床发病率中,大约有30%属于由于药物副作用引起的药源性疾病。但令人心寒的是,即使治疗效果不好,甚至越治病越多,人们也觉得是正常的,患者从无怨言,“任人宰割”,只恨自己得病,对西药并不会有特殊的情绪。还有的病人,中西药合用,吃西药的时候息声屏气,只求最后结果;但吃着中药,就要求马上见效,气候病情稍有变化,就怨声载道,马上下意识地认为是中药不管用、是中药误人。

有的患者长服用西药甚至长达十年二十年,积重难返,但仅吃几付中药,因西医造成的重症突然爆发,就会本能的立即把过错算到中药身上,甚至兴师问罪。据先生观察,服用高血压药物的病者,更容易得中风与心脏病,不吃的患者反而不易得这类疾病。但是西医却告诉我们,不坚持吃高血压药物,以后就会有中风危险。本末倒置、倒因为果,竟然会到这种程度。

高血糖药损伤肾脏,而且根本没有吸收,多余的血糖囤积在脚部导致双足溃烂,不少患者最后只能选择截肢,这些惨烈的事实,患者视而不见。先生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够看清毒副药物的本质。高危险的医学,才会产出高风险的药物及毒副作用。西方人在普遍觉醒,才会推出“替代医学”这一概念,据了解,整个西方世界都在大量引进中药,包括其相关理论,都在改变观念,有识之士已有预言,西药将在百年内被全部淘汰。而反观国内,我们还在一场大梦里不能自拔。请大家一定要重视中西药合用的配伍禁忌与危害,不要再盲目杂乱地合用中西药物,用中药就彻底地用中药,用西药就完全地用西药,不要鱼目混珠,自己健康自己做主,但请各安天命,不要昧着良知,因西药的危害,把板子打在中医身上。

中西药合用的亲身体验

感恩中医,坚定信念

读后感1(作者何花):这篇文章很及时,对中西药结合的治疗后果科普的很有力量,已经将宝贵文章转发给所链接的生命,希望大家的认知能同频提升,只有共同对中医中药文化有更清楚的认知,整个国家的医疗环境才能正本清源。不才思考拥有这样想法的人应该是对医疗事业只有片面认知和报有随波逐流的心态才会实际这样作为。其实之前在没有深入了解纯正中医文化的时候,也想到过为治疗急症用中西药结合的方式去控制疾病。

但近年来,在您仁心仁术的诊治下,我们坚持服用纯中药调理的日子里,并没有出现危急重症。您精湛的医术对于去西医院住院都治不好的疾病却是立竿见影,身体明显好转证实了中医药的奇效,遂让自己不断关注学中医中药文化,提高对中医药的认知,坚定了纯正中医药能够救治我们生命健康的信念,所以中西药结合治疗的想法也只限于想法,就算自行使用西药,也会先征询您的建议。由于家中孩子身体柔弱而且高烧抽搐的身体状况让我们很忧心,社会医学的科普又是高烧惊厥抽搐会引起大脑损伤甚至危及生命。疫情几年在西安生活,孩子确实经历了好几次的高烧抽搐,从难受再到没有知觉反复上演,每次都让人痛心疾首,感觉跟孩子经历了多次的生离死别……

其中有一次是孩子发烧在医院用西药退烧的观察过程中高烧惊厥后,护士才进行了各种抢救。后来孩子才逐渐苏醒,作为孩子的母亲目睹整个过程,很是悲愤却又无能为力。之后就算孩子新冠感染高烧也坚持没送医院治疗,而是在您的指导下用纯中医中药给孩子做降温治疗。高烧的孩子服用两付中药后就退烧,还能行动自如,看到孩子惊厥抽搐的过程后还能得到有效的治疗调理,有从心底感受到生命复苏后的欣喜,对您精湛的中医技艺佩服到五体投地,您真是医德仁心的好大夫。孩子最近一次高烧是甲流感染,他下午突然发烧,我们才赶紧用了预防发烧的药,也刚服用半天时间,孩子突发高温39度开始惊厥,抽搐后就没有知觉,这是孩子抽搐后最长时间没有反应,当时孩子父亲措手不及的抱去医院急救,刚放上急救科的床上,孩子恢复了些许知觉,但看样子依然很虚弱。因为见过孩子多次惊厥后苏醒的状态,又看到急诊室医生们的视若无睹,便说服孩子父亲在未经医院任何抢救措施的紧急情况下抱走了孩子,并劝说同意对孩子用纯中医药诊治,还讲了上次新冠发烧后中药治愈的全过程,孩子父亲看到医院手忙脚乱的医生与躺在病床上得不到尽快救治的孩子,也就欣然同意了。当时我们就打电话叨扰您,请您用中医药救治孩子,真的很感恩您能牺牲休息时间,毫不拒绝的应允并为孩子详细面诊。非常抱歉当时因为情况紧急,也没来的及跟您汇报病情发展的前因后果,还望您大人大量予以海涵。回家后,我们就开始熬药给孩子服用,只是因为这次高烧时间长,孩子父亲看到孩子的体温在半天内没退又再次升高,担心体温不降会导致孩子再次惊厥抽搐危及生命,就决定要去医院打退烧针或者服用西药治疗,用孩子的生命健康埋怨我的观念固执,从而又进行语言威胁。

无奈之下,为了保存本就劳累的体力,就考虑先不去医院打退烧针,同意用所谓的西医特效药组合给孩子加药降温来平息孩子父亲及其家人的担忧。这种行为的后果其实自己知道,因为从小到大,每次养育观念的不同,沟通的不畅,最后都妥协治疗,结果受罪的都是孩子。为了这样的分歧,我们已经独自冒险在远离他们的地方无助生存,可还是避不开亲情的链接,只要大家都知道了类似的危急时刻,就会逼迫赶紧去西医院住院打针给孩子治疗,而他们却不会目睹整个陪护的治疗过程——各种抽血、CT检查、吃药打针做雾化等,孩子被折腾的甚是痛苦,还治愈不了这些疾病……对于这种不用心养育又不学各种正知正见的心态嗤之以鼻,这种亲情链接和生命的性导致的因果实属无奈而悲伤。回首给孩子治病求医的漫漫长路上,劳累艰辛还恐惧无助,这次坚决没让医院抢救治疗也是相信您医术高超能治愈这突发的疾病,总结多次危急救治的经验才坚定选择有疗效有延续治疗效果的纯中医中药治疗顽疾。只是由于自身能力不足,底气不足导致了生存及养育的悲哀,更需要自己的深思和反省!使用西医药治疗身体,也是因为从小被家人图方便或无奈之下,才选择一直使用西药和针剂治病,对中医中药的认知是少之又少,所以现在又被传承下来给孩子选用西医西药治疗,这么多年的错误道路,才发现西医药的各种治病手段真是害人不浅,最终都会走上人财两空的地步!

也是直到近几年,我的身体机能逐年下降,由于每年犯病,必须住院打针,才让自己有了反思:为何身体会持续出现健康问题,这些疾病到底怎样才能治愈?当下也是因为接触中医中药文化以来,有幸遇到了您,才逐渐有了清晰的答案。昨天去图书馆看到了好几排中国医学书架上的中医典籍,甚是欣慰,中医中药文化正走在光明的康庄大道上!记事以来主动接触中医药还是因为婚后滑胎过打算再孕,才请陕南口碑很好的一位老中医帮助调理。服用几个疗程的中药后才有了现在的孩子,通过自身实践知道了中医中药的神奇疗效。对比西医药治疗,不仅损害脏腑器官,而且身体日渐转危。痛定思痛,才意识到需要用纯中医药守护我们的身体健康,治愈我们的疾病,身体才会日渐强健。新冠疫情爆发的几年,事业和家庭的变故,身心都受到严重的影响,免疫力在劳累后持续下降,各种疾病容易也侵入身体。也是因为有您精湛的医术帮助调理,身体才得以支撑到现在,内心对您也是无比感恩;更因为有您的科普指引,才对中医中药文化了解的更多,对西医药毒害身体的结果更清楚。我和孩子从心底里感恩中医,感恩您的大爱诊治,感恩朋友们的帮助。孩子体质的增强与身心健康的好转,让我们更加坚定的相信纯正中医中药能够治愈顽疾。大部分国人只是在获得社会资本的商业宣传,无奈接受随波逐流的大众医疗认知后,根深蒂固的认为西医药应对疾病是疗效最快的方式,殊不知这会让毒副作用累积成更难治疗甚至夺命的疾病。无知导致自己的因果,只有不断扩大自己的盲点象限,知道已知事物的局限,扩大无知事物的边界,才能指导生命苟活在当今各种生存危机的社会。再次感恩您的大爱分享,感恩您对纯正中医中药事业的坚强引领,才让我们后辈有机会感受到传承几千年的中医药文化的神奇疗效,向您致敬,您辛苦了!

读后感2(作者张小辉)

中药和西药结合吃这个东西容易出问题,而且出问题了也说不清楚,中药在调理身体,西药在治病的同时在摧残身体,而且给内脏造成负担,同时服用容易造成内脏系统的损伤,现在医院成立的所谓的中西医结合科说白了还是西医的治疗方式只不过是给一些有关系的没有位置的人给一个位置罢了,中医和西医不同的治疗方式不同的诊疗形式,现在的大众都是被国内知名的专家给洗脑各种媒体的宣传,国内的中药被医托和一些中成药给拖垮了,导致现在大家老中医都看知名的专家,对于不知名的就是在高档的地方都没有人愿意去尝试,这几年和师父您接触下来以后感觉中医真的很好,对于中医的学目前我自己只是停留在书本上,我后续好好的把这个中药的种植和中药的炮制好好的学,争取给咱们提供最好的最地道的药材,跟着师父好好学

感恩感谢师父的分享,看了这位女士的陈述感同身受,我孩子小时候也是经常看西医挂吊瓶,反反复复,有一次在儿童医院挂的专家号,大夫给开的阿奇霉素,孩子用完药了,整个人看着都软了,把我们都吓到了,后来又到西京医院,但还是没有效果,就又跑到儿童医院,把大人孩子都折腾不行,看着孩子还是好不了,心急如焚,经常这样子人都吃不消,大概到了6、7岁时,家里亲戚给介绍了个中医在兴平,从此才告别西医。当然在没遇到您之前,我也有病乱投医,曾经就遇到一位庸医,把我的病没治好反而还添加了新病,把胃吃坏了,也睡不着了,太痛苦了,那时感觉都活不成了,我还是幸运的,有幸遇到您这样一位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中医大家,使我的身体慢慢回归健康,我的孩子经过您的调理,身体也比以前好了,骨折术后恢复挺好的,最主要现在脾胃功能好多了,非常感谢您对我和家人关照,健康不是第一,而是唯一,您把健康带给千家万户,那是多大的功德。

医者介绍

薛应中,1943年出生于陕西省蓝田县,自幼目睹人间疾苦,遂立志从医,与中医结缘一生。他的伯父是位老中医,这为他早期接触中医提供了宝贵的机会。先生从小就在伯父的指导下学熬膏药、配方子,并背诵各种传统医书,打下了坚实的中医基础。为博采众长、兼学各家,先生先后拜访了多位中医名家,潜心研究《黄帝内经》《伤寒论》《本草纲目》《汤头歌》《药性赋》《医宗金鉴》等中医经典。先生从医六十余年,严格实践中医,医技精良、品端术正为行医之道,不图名利,不事逢迎,虚怀若谷,精益求精,不论患者地位高低,亲疏远近,不避污秽,不嫌繁琐,一律认真诊治。他还多次为贫苦患者免费治疗,治愈患者无数。擅长治疗胰腺癌、肝癌、软骨癌、乳腺瘤、尿毒症、膀胱癌、肺癌、肾衰竭、中风、偏瘫等疑难重症,既循法而治,又不拘泥成法,得心应手,颇多建树。始终坚持纯中医临床诊疗,辨证施治,力求专精,有“以轻剂医重症”之口碑。国内外患者慕名络绎而来求诊。

在几十年的实践中,先生对1000多种的中药原料进行筛选,变革工艺,历经反复试验,形成了自己以“三辩六治”为核心的理论体系与施治方略。他提出的对癌症的辩证施治,从增强人体免疫力入手尝试病理、心理、饮食、锻炼一体化的治疗模式。先生救治疑难重症患者的诸多医案,简、验、便、廉,疗效惊人,颇有古之大医逆天改命之风范。聊举数例,2005年,陕北少年申攀因无名怪病在榆林地区、西安结核医院、交大医院治疗,又从第四军医大学转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先后花了27万,抽髓多次,报病危后被家人接回西安,先生免费治疗三个月而痊愈,到现在再无复发。

2001年,国棉三厂职工苏连叶,她在四医大诊断为恶性淋巴癌病人,先生用针灸加中药治愈,到现在20多年过去,再无复发。长安县老教师李振豪,他在大医院诊断为烟曲霉真菌肺炎,此病为世界难题,前三例已死亡,此为第四例。药只有两三种,价钱昂贵且医院还没有药,病人只好出院回家。经先生治疗后,又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

2010年5月,云南昭通病人何荣德,大医院诊断为软骨癌,手术后又长一瘤,越来越大,医生说,一周内只有截肢,过了一周,就来不及了,费用需10万。病人坚决不截肢,20天花了两万,含泪出院。先生用针灸加中药,三个月治愈,去省医院检查,一切正常。

2009年10月陕西长武县肝肾综合症患者王佳,她两年六次住院,用药过度,腹胀如鼓。经先生治疗后,腹水消失,精神好转,又能出外工作。陕西高陵县通远镇王芹,因用药过度,肝硬化、肝腹水,持续高烧,在唐都医院报病危,经先生三个月治愈,到现在再无复发。按照先生的观点,世上没有治不好的病,只看病情发展阶段的不同与治法是否得当。中医不但能治常见病,还能治大病、重病、急病。他也希望有更多的同道,能够越来越认清中西医的优劣,能够自信、自强、自立,始终坚持以病人至上为目标、以临床实践为中心,着意于提高疗效,振兴中医。先生事迹多次被《人民日报》《陕西日报》《西安日报》等新闻媒体的报道。

2020-2021年,《中国报道》记者对薛大夫进行了长达25次的系列访谈,多为群医束手、各大医院爱莫能助、患者怀着最后一线希望辗转寻来的患者的真实医案,在社会上引起了良好的反响。该系列访谈,最终得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专家秦高梧教授的充分肯定与热诚协助,以《薛应中访谈录》为名成集问世。

庚子年初,新冠病毒肆虐、举国封城之际,先生救治了许多非常时期无处就医的各类患者,包括时人避之不及、症状类似的流感病人,而且多方鼓呼,稳定群众不安的情绪,得到众多患者和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等官方媒体的报道与肯定。2022年12月,新冠病毒集中爆发之际,全国退热类药物紧缺。先生紧急驰援东北大学材料学院,将药方和紧缺中药材免费邮寄到沈阳,数百发烧师生服用后效果显著,迅速痊愈,一时传为美谈。人得中和之气,心存济世之恒,大医精诚,昭然于世。

先生一生誓言用中医的脚走路,在他的血液里,流淌着中国传统医学的宝贵基因。大医者,厚德载物,善利万物而不争,如天地长养万物,不求回报;深耕一甲子,岐黄根深,杏林春暖,令人无尽感怀。愿我们都能从先生的行医之道中汲取智慧,珍惜并传承中医这宝贵的遗产,共同守护人类的健康福祉。


责任编辑:刘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东方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